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尚小老邢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教育战线上的老兵!

网易考拉推荐

路在脚下延伸【原创】  

2012-08-19 15:36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四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年累-10

    调入马庄中学,我工作勤恳,教学成绩突出,所教语文在全乡初级中学统考中都是第一名,每期都是模范教师或优秀班主任。儿子也顺利考入确山县第一高级中学,可以说一帆风顺。正在我信心百倍投入工作时,问题又来了,人生之路有时平坦,有时崎岖,不管怎样,都要好好走下去。

     一九九八年的秋季刚开学学校要新建实验楼,需要拆除一些旧房。教学楼前后的教师住室都得拆掉。这样教师住房以及学校饭堂储藏面粉的房子都得另找地方。学校研究决定把我的两间住房腾出一间作为面粉存放地,并且由我负责每天给饭堂供应面粉。我听从学校的安排,又多了一项工作,除教学,管全校政教工作外,还要负责给饭堂分发面粉,司务长从我这里领走多少袋一月要结算一次,如果亏空,都得我自己掏腰包填平才行。问题就出在这里,我按每周的食用量给饭堂发面粉,可是饭堂领面粉时要求每两周要多出一袋不计数,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后来司务长刘老师告诉了我实情,原来学校某位原老领导一家吃面都是从饭堂给搬回家的,每月至少两袋面。我这人办事认真,更不会旬私情,我一听就很生气,这么大个学校,这么多的领导,如果就因为某人有权有势,就可以以权谋私,那这个学校还有什么希望,从今天开始取消,饭堂用多少就领多少。

     司务长告诉我连校长都不敢管,不让我去得罪那人。我做过思想斗争,爱人也劝过我,这是长期遗留下来的老规矩,大家都心知肚明,老师们都敢怒不敢言。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心里总想着这件事,我是党员,是多年的模范教师,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尊重,如果让我管着面粉,面粉还成袋成袋地进入私人家庭,老师们会怎样看我?不可以,违背原则的事不能做。可是如果我不给面粉,就将面临灾难,现在正是聘任时期,随时就有下岗,调离的可能,可我最后还是决定主持正义。

     一个月平安过去,这天开全体班子会议,中心议题是部分教师调动所教学科的问题。我感到很惊讶,刚开学一个月怎么又调课呢?接着,班子成员都提出同样的疑问。校长首先发言:“最近学生家长反映,初三的英语老师教课不行,学生都说听不懂,把她调出来担任一二年级政治课,看三年级英语谁教合适?”大家沉默不言,因为大家都明白,刘老师是英语专科教师,多年都是担任初三的英语课,并且每届毕业升学考试都是在全乡几所初中达到第一的,怎么会有家长反映不行呢?我一听是调刘老师,心里立刻明白了这其中的内幕。

     前天,教师住室做了调整,这个刘老师和学校某位领导正好分在一起。我家的厨房和她们两家都是各一小间,都是临时新盖的,各家都有蜂窝煤,一小间房子,除了灶具,也就没有多大空间了,可是这位领导却提出把她家的煤放到刘老师厨房里,她当然不同意。她家的煤放哪去?就因为这件小事,刘老师一个多年的优秀英语教师,就要离开自己的岗位。

     我心里明白,可没有说出来,会议沉默了十分钟,校长说:“就这样决定,会后由邢主任负责去找刘老师谈谈,之后向我汇报。”这是教导处的事,这事归他们管,却让我这个管政教的去找人谈话,这分明是杀鸡儆猴。谈不谈无所谓,课照样调,刘老师去教了政治,一个新调来的大学生顶教了三年级的英语。结果这届学生英语全乡统考倒数第一。刘老师也被调到离县城很远的一个小学任教,这就是得罪领导的下场。我的命运不会比刘老师好,这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 一个学期后,学校教学设施全部建设完毕,面粉挪回储藏室。我的任务也完成,可是我的命运却彻底发生了改变。金校长得了脑中风,半身不遂,调离学校,教导主任田老师担任了校长职位,我政教主任被免职,留校继续任教,但是不再教语文,担任一二年级的历史。我知道我的下场肯定会是这样,甚至更惨,因为某位领导本来这年到了退休年龄,该告老还乡的,可人家就是神通广大,却去局里改了年龄延缓一年退休,并又做了马庄学区的党支部书记,能把我留在学校真是天大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 开学第一天,召开全体教师会,宣布领导分工,教师分课,我听到让我教历史时,就不敢相信,我一直都是教语文,换成历史,还要从头开始,不管怎样总算是保住了工作,当分配班主任时,我上期带的二年级一班由巩老师担任班主任,巩老师就站在我跟前,只见他站起来打断田校长的话说:“我不干,为什么?邢老师干的好好的,上期他所带的班,全校考评第一,为什么不让他继续带?谁想干谁干,反正这个班主任我不干!”就这样二年一班成了没有班主任的班,有什么事同学们还是跑到前边找我,这也不是办法呀!先后找了两位教师他们也都不干,没办法,田校长就又到我的住室里找我继续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。我开始为了赌气死活不同意,因为我知道这不是他的注意,幕后有人指挥着他,他只不过是一个木偶罢了。最后还是答应继续做二年一班班主任,毕竟这些孩子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 无官一身轻,我不教语文也没有太多的事,大门钥匙也上交了,谁在喊我开大门我也开不成了。教历史每周几节课让同学记住不容易,得想办法,课堂上我讲的有声有色,各班学生都非常喜欢,我的历史课。课上课下都有孩子们找我背历史的身影,期末全乡统考我所教的历史各年级都是全乡第一名,比其他学校平均分多出20多分,还受到乡政府的奖励,也算是因祸得福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5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