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尚小老邢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教育战线上的老兵!

网易考拉推荐

路在脚下延伸【原创】  

2012-08-18 11:36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四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年累-9

     当教师累,当中学的政教主任更累。第一年在紧张而繁忙的教学和政教事务中过去,第二年的事就多了起来。我才真正体会到做政教工作的难度有多大。

     这是一个寒冷的夜,虽没有下雨和雪,可还是让人冻得躲在屋里不想出来。已是夜深人静,同学们下了晚自习,都已睡去。我和值班老师在办公室里烤着煤火值夜班,停了好大一会,我仿佛听到前排寝室里有动静,招呼另两位老师一起出去看看,可是转了一圈,只有呼呼的北风刮着残枝发出的“哗哗啦啦”的声音,并没有听见有什么动静,于是我们就又回到办公室里继续烤火聊天。刚回到办公室,又听到有什么异样的声音。我立刻起来,提着灯向前面寝室走去,我来到寝室窗前一个一个挨着听,听到了一年级男生寝室窗前,有人小声的哭泣声,我把灯照进去,看到后墙东北角处的铺上有两个孩子在那里坐着小声哭泣。我让他们把门打开,问是怎么回事,他们告诉我刚才有一个高个子嘴里叼着烟卷,手里拿着一把刀,把门推开,把他们的钱都给要走了,还说不能告诉老师,否则有他们好果子吃。我问了几个人,他们说就一个人个子很高,也很胖,都说不认识。我问有多少同学被抢,被抢的同学各个都坐了起来,原来,他们都还没有睡着,只是不敢吭声而已。我给他们一些安慰,让他们好好休息,自己赶忙来到办公室同值班老师,校警黄老师一起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 夜已经很深了,风越刮越大,天不时飘起雪花,办公室里我们还在研究行动方案,根据学生提供的情况,可能是本校三年级的学生,也有可能是校外的青年翻墙进来的,但是有点不切实际。最后我们锁定三年级男寝室里的住校生,不能等到天亮,赃物可能还在他身边,于是我们来到三年级男生寝室门前,一推门,可是没有锁,我们几个走了进去,一到屋内,寝室里弥漫着一股很浓的烟味,这就告诉我们这个人就在寝室里,我们几个用手电一个一个上铺下铺照了个遍,个个都在睡着,没有反应。难道是我分析错了?正想走,出去时,西北角上铺的一个同学让我又停了下来,他头朝北脚朝南,看我们往外走,他突然昂着头看,我正好回头把灯照过去,他又把头低下去装睡。我们立刻来到这位同学铺前,拍拍他的腿,他假装没听见,我示意黄老师上去查查看有没有什么证据,黄老师刚准备过去,他就坐了起来,在他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个打火机,一盒烟,还有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。正是这位同学,黄老师让他穿好衣服,跟我们一块来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 到了办公室,不知道是天冷还是害怕,他一直在哆嗦,我仔细看了一下他,原来是我们邻村的张某,他跟我儿子从小就是好朋友。我看看他,他看看我,心里想这会有救了,因为我们是老乡。我问他答很快问题就清楚了。本周回去父母没有给他零花钱,就想找小同学弄点钱花,我问他钱在哪,他从上衣内兜里掏出一卷一卷的都放在了办公桌上,我数了数,一共十一卷,我让他回去休息不要多想,明天再处理。

     第二天上午我把这事向学校做了汇报,校长和张书记都说问题严重,得严肃处理,做到杀一儆百。我在学校班子会上说明自己的看法,他还是一个学生,需要老师,学校教育,把他交给政教处批评教育就可以了,可是他们主要领导都说不行,就连校警黄老师也不赞成我的观点,最后决定大会点名批评,停学两周,通知家长领回家反省。

     我不能再说什么,因为这是学校决定的,再说他们都会认为我是故意包庇他,只好打电话让他的家长来学校领人,他爸妈一听我电话立马赶到学校,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,我把事情原委讲了一遍,他们两口子请求我不要这样处罚孩子,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。我儿子听说这件事也替他说情,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,最后我只能说你把孩子先领回去,我可以替你求情,不在大会上点名批评宣布处罚,等两周以后再来上课。他爸妈含泪把孩子带了回家,临走把孩子的行李和书包都带走了,我看着他们离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,这个事件我作为政教主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作为老乡我没有帮上忙,为这件事,这孩子死活不愿意再来学校上课了。后来我愿意出面帮忙联系到别的学校去上,他不但不领情,反而对我恨之入骨,就现在他也不愿意跟我说一句话,一个学校的学习尖子生,就因为一时的冲动给毁了。

     十几年过去了,今天想起这件事心里还不是滋味,每当看到这位已经成年的孩子时,真想上去给他说声对不起,可是已经晚了。对于那些犯了错误的学生,能宽容就宽容,给他们一个改过的机会,也许就不会因此影响到孩子的未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