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尚小老邢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教育战线上的老兵!

网易考拉推荐

路在脚下延伸【原创】  

2012-07-05 17:12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三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青年志-13

     一九八零年春天,春季来得特别早,才三月初,大地就披上了绿装。我每天从学校下班回来,就钻进我们的爱巢--那间充满温馨的小屋里。小屋虽小,可是是我当家拆掉两间东屋盖起来的,是我们的洞房。这小屋是我和安梅英的二人世界,我们谈生活,谈现在,谈未来,有我们幸福的生活,有我们美好的憧憬。

     这天下午放学回家,和往常一样,放下自行车就钻进了这间小屋,看到妻子正在整理床铺,我猛地把她抱起来,她连忙扒开我的手大声喊:“快放下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我把她放在床上,我也随身躺下问:“有什么大事要说?”她两眼闪着泪花慢慢地说:“你要当爸爸了!”我惊喜地搂着她:“你说的是真的?我要当爸爸了?来让我听听。”随后又把她抱起来,她指着我的头:“没有一点正经,不像个当爹的样!”我们两个沉浸在幸福之中,这一夜,我们很晚很晚都没有睡,谈论着是男孩还是女孩,给孩子起什么名字,因为是男是女我们意见不一致,我想要一个女孩,她想要个男孩,还弄得好一会不说话,最后我跟以前一样只好先让着她,不让她有一点的不开心。

    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着,妻子的妊娠反应也越来越强烈。每天除了下地干活,回来就是吃了吐,吐了吃,我在学校她在家里,白天发生什么,我根本不知道,只知道她整天就是想吃肉,这个不算问题的问题,在当时可没少让我作难。因为我当时是一个民办教师,虽已经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,可工资每月也就是三十元左右,家里有一个刚生了孩子的嫂子,也就是我前面说的那个朱老师,她是城里人,住在乡下,满肚子的委屈,整天沉这个脸,妈妈被她吆三喝四的,天天跑前跑后还得不到她的一个笑脸,为了那残疾的哥哥,我们只好这样忍气吞声,另外我还有一群弟弟妹妹,最小的五弟也只有两三岁,再加上家里连着娶了两次媳妇,经济的拮据可想而知,想吃肉,在那时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 为了满足妻子的口欲,我只要有时间,哪怕放学回来晚一些,也要骑车跑到城里给她买一点熟肉,因为那样不用炒,回来就可以吃。每当看到她津津有味的吃着我给她买回来的卤肉。直到今天想起她的吃相,我就忍不住的想笑。一斤卤肉,她两手抱着,大口大口地咬,狼吞虎咽的嚼,嘴角流着油,这样的日子,持续了两个多月,我把自己的那点工资都用在给她买肉上,从来没有让家人知道,都是在那间小屋里,因为我不忍心让弟弟妹妹看到,更不能让嫂嫂看到,给家里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 这天下午放学,由于校长召开全体教师会,回来的特别晚,不能再到城里买卤肉,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她又找我的包,我知道,肉瘾又上来了,我告诉她,今天学校开会太晚没有买肉时,她满脸的沮丧躺在床上不再说话。我看着她那痛苦的样子,就想为她做点什么,突然有一计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 妈妈喂了一群鸡,可惜只剩下一只打鸣的公鸡,就只有吃它了,为了妻子,为了我未出世的孩子,也只有这样了。我蹑手蹑脚地来到鸡窝旁,用手电照一照这只公鸡的位置,然后托着它的鸡胸抓住它的两只脚,抱紧它来到我的小屋,妻子一看我抱个老公鸡,马上制止我说:“你疯了!这是咱家唯一打鸣的公鸡,再说你就是把它杀了,怎么弄熟?一煮熟满院都香。”我笑了笑:“这你就别管了。”我就在这间小屋里,开始了我的伟大计划。我先把公鸡抓紧,找来了垃圾筒,把它杀了放在筒里,然后盖上盖子压住。接着开始烧水,烧水的工具是我自制的一根电炉丝,一根竹竿板,一个钢筋锅,煮鸡也是这一套工具,不要一个小时,香喷喷的鸡肉就煮好了。我打扫战场,用一个塑料袋把鸡毛等废物扔到房后的坑里,夜半三更,看到妻子大口大口地吃着香喷喷的鸡肉,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,她让我尝尝,我不肯,因为这是妻子喜欢吃的。     第二天下午,妈妈在吃饭时说,“咱家的老公鸡怎么不见了,我找遍了邻居家,也没有找到,明天我再到后院几家找找。”我看着妻子,想笑又不敢笑,只装着不知道说:“妈,别找了,早被人家给杀吃了,哪会留到明天?”弟弟妹妹也说:“肯定被人家杀吃了。”妈妈叹了口气,“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,就这一只公鸡还给杀吃了。”我不再说话,看到妈妈无奈的样子,心里又有一些后悔,应该想别的办法,不能把家里唯一的公鸡给杀了,可杀就杀了,吃也吃了,为了妻子和孩子,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这事的公开是儿子的出生后,我给妈妈又重新买了一只老公鸡,妈妈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我那天傍晚亲手把鸡圈好,怎么早起就没了,我想就少不了你!”全家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6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