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尚小老邢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教育战线上的老兵!

网易考拉推荐

路在脚下延伸【原创】  

2012-04-28 19:40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童年梦-2.

        我记事特别早,到一九五九年,我已经三岁多了。我朦胧中记起一些事,从这些事里,我体会到了父母的爱,是那么伟大,是那么无私,是那么圣洁。

        提起“吃食堂”五十年代以前的人,都会记忆犹新。我们家里有爸爸、妈妈,还有爷爷和二爷(一生无婚跟着我们一家一起生活)。有大我两岁的哥哥和小我两岁的妹妹。那年代一家六七口人,每人每天只有二两面,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。为了吃食堂,我们村庄集体搬到了石岗村。我们家人住在别人家的磨坊里。到了开饭时,妈妈忙于家务,爸爸在外劳作,去领饭的总是爷爷,可是爷爷是个好吃懒做的人,还爱吸烟爱喝酒,每顿领回的馍都会少上一个或两个。原来是爷爷走在回来的路上给偷吃了。妈妈把爷爷拿回来的馍放在屋里,不让我们吃,然后走进里屋,关上门,也不让我们看见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妈妈是不是也在偷吃呢?把我们小姐弟急的坐立不安。天慢慢地黑下来,大地一片沉寂,人们都走进自己的屋里开始休息。可是妈妈怎么还不出来呢?小妹妹开始哭闹,吵着喊着,不时拍打着小门:“妈妈,我饿,我饿。”

       过了半个时辰,门终于开了,妈妈用一个面盆端出了一盆窝窝头,说是窝窝头,现在想起了,不过是大部分是野菜拌馍,揉在一起的野菜团子。原来妈妈看到爷爷领回来的馍,实在太少,连几个孩子也不够吃,更不要说是大人了。于是她就想起了一个办法,把分到的馍弄碎,再把白天挖的苜蓿切碎,同馍揉在一起做成菜团,放在里屋偷偷藏在角落里,在角落的锅里蒸熟,这才端给全家人吃。全家人关紧房门,生怕别人看见,因为那时是不许私人家里有锅,更不能生火的。否则被队长看见,那将是要大难临头。看到全家人津津有味的吃着这菜团,妈妈脸上露出那少有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 这个秘密被我们小孩知道后,我提议让我同哥哥一起去村东头的铁路旁挖苜蓿,以便回来后供妈妈做菜团用。每天吃罢早饭哥哥就领着我去挖苜蓿。儿时的歌谣还时常在我耳边响起:“苜蓿尖,揣菜馍,队长吃仨我吃哟,俺娘问我咋恁瘦,我的标准没吃够。”那时成群的孩子都这么喊着,看到队长过来就喊得更起劲,队长手拿棍棒,大喊:“去去去,再喊揍坏你!”孩子四散跑开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就这样,挨过了这个漫长的春天,我们姐弟几个靠妈妈做的菜团也活了下来,可是妈妈总是最后才吃我们吃剩下的一点,那时小,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想起来妈妈是多么伟大,是多么高尚。

     爸爸被抽到城里去当工人,搞什么大炼钢铁,后来又被调到皮革社(也就是后来的鞋厂),当司务长。家里有个干事的,日子就好过了些。到了一九六二年,我的弟弟又出生了。正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。各家各户的日子又到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。

     按照当时的条件各村办起了托儿所,能进去的是大小队干部和在城里做事人家的孩子。说是一家也只能进去一个。我被爸爸送进了托儿所,进去后,并不比家里强多少,几十个孩子,只有两个阿姨照管着,每人一个小铁碗一个小勺,每顿只有半碗饭,记得还是挺稀的,每当喝完的我端着碗还向阿姨要时,她总是瞪着大眼朝我喊:“没有了,没有了!”饿,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。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9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